当前位置:龙都国际娱乐 > 老年人 >

说说中药里的君臣佐使

发布时间:2014-06-09 13:06:30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所在栏目:老年人 核心内容: 君臣佐使 老年人
古语云:“不为良相,即为良医。”又说:“上医医国,其次医疾。”仿佛政治与医药有着天然的联系,而治病和治国确实又存在着本质的相似。 班固以为,医官“论病以及国,原诊以知政”,是讲客观上可以通过诊察分析国君是操劳过度,还是荒淫无度,从而由病情推知政况。今天医生讲环境污染、社会压力,也是论病而及国政的一种表现。 东汉思想家王符真正把治国治身等同起来:“夫人治国,固治身之象。疾者,身之病;乱者,国之病。身之病待医而愈,国之乱待贤而治。 夫治世不得真贤,臂犹治疾不得良医也。”药在处方,正似官居朝廷,方内诸药的角色配置,最能体现施政者的用人之道。所以,国有帝卿官吏,药分君臣佐使。 主药如君。开国立业之君,夙兴夜寐,南征北战,功勋卓著,地位最高,如白虎汤中生石膏,清热泻火,舍我其谁?而末世亡国之君,沉溺于犬马声色之中,玩弄于权奸股掌之上,毫无作为,徒有虚名,不足与主药相提并论。 辅药如臣,股肱辅弼之臣,如汉高祖的萧何、唐太宗的魏征、宋仁宗的范仲淹,毫不含糊地充当左膀右臂。一个好汉三个帮,君既殚精竭虑,臣自当鼎力相助,上下同心,国焉能不治?病焉能不愈?或者,君临天下,主持大体疏漏难免,臣子职责,为之弥补,所谓“匡君之不逮也”。 前者如麻黄汤用桂枝,旨在加强麻黄的辛温解表,后者如小青龙桂枝汤用干姜、细辛为臣,意在治疗咳喘痰多而稀之兼证。 君臣佐使 一朝之内,文臣再善谋划,武将再惯厮杀,也不能事必躬亲。臣药所不及,佐药便有了用武之地。麻黄汤中以杏仁消咳平喘,这是麻黄、桂枝君臣所办不到的。 佐药的另一种妙用就是制约、抵消某些君臣药的烈性或毒副作用。小柴胡汤中臣药半夏止呕和胃,功劳不小,然非生姜不能制其毒。麻杏石甘汤中,君药麻黄易发汗太过,人们采用辛寒的石膏来抵消一些,疗效最佳。推及政事,凡峻法暴政时期,能够变通机宜、抵制苛敛来回护百姓的官员都有佐药之功。刘备入蜀,严禁私家酿酒。凡藏有酿具者,一律搜缴,并予以刑罚。一日,大臣简雍随驾外出,路遇男女同行,便启奏:“彼人欲行淫,何以不缚?”刘备问:“爱卿怎么知道?”简雍答:“他们身上都有淫具,当然能行淫,就像是家里藏有酿具一定能酿酒一样!”刘备听了,哈哈大笑,于是下令解禁。简雍这味佐药,分寸极佳,火候正好。 使药则如婚礼中的宾相,战场上的向导,晚会里的主持人。现代国际交往,领导人出访,总有外交大使打前站。使药的功用之一就是引领君、臣、佐诸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与之相关的经脉,如独活寄生汤中的牛膝引药下行,以补肝血,壮筋骨,祛风湿。 俗语说:一山不容二虎,一国难处二君。但医药王国里似乎没有独裁者。一个处方里的君药常由两三味配伍组成,银翘散中银花、连翘同用,清热效果更强,它们真正是平起平坐的一字并肩王。 同一药物在不同处方里的角色转换,更值得我们深思。甘草,性甘平,生用泻火,熟用散寒,能表能里,可升可降,通十二经,解百药毒,《广群芳谱》把它列为“药谱”第一,有国老之称。它在炙甘草汤里面为君,至补中益气汤便俯首称臣,到白虎汤则佐制石膏、知母之寒凉,而麻黄汤里它又变成了调和各方以求精诚团结的特使。真是革命建设的一块砖,哪里有用哪里搬,不讲报酬,不图名分,能上能下,知缓知急,无论哪个岗位,都能全心奉献,功成身退时,仅剩一把药渣而已!漫话冷香丸曹雪芹无疑精通医道,红学家周汝昌曾说曹氏乃集思想家、美学家、诗人、园林建筑师、音乐家、医药学家等于一身,仪态万方地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光彩和境界。学识渊博、素养高深的曹雪芹说起医来,望闻问切,理法方药,驱遣自如,真似大夫坐堂,而他苦心独创的“冷香丸”更是为红学爱好者们津津乐道。 小说第七回讲薛宝钗打小患有一种怪病,发作时只是一味咳嗽。请遍名医,吃遍仙药,从不见效。亏了一个秃头和尚发下慈悲,说了个海上方儿,照方制成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冷香丸。 配制冷香丸的药料很有限,只是难在“巧”字上。它要用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,夏天开的白荷花蕊,秋天的白芙蓉花蕊,冬天的白梅花蕊各十二两。将这四样花蕊,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,拌上一包异香异气的药末子,研好备下。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、白露这日的露水、霜降之日的霜、小雪之日的雪各十二钱,调匀和药,再加蜂蜜、白糖各十二钱,制丸盛在旧瓷坛内,埋在花根底下。发病时,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一丸即可。因吃了使人有一种“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”,故名冷香丸。 冷香丸从采集、制作,到保藏、服用,正像宝钗自己所说,“真真把人琐碎死”!也亏她出身名门贵族,寒门小户的只当听乐儿解解闷。 药典上说,白牡丹花有调经活血之功,白荷花具祛暑利湿之效,白芙蓉花可清热解毒,白梅花能润肺化痰。选用白色,是因五色白属金,五脏肺属金,取其相类。又,中医讲天地间惟雨露霜雪之水质最为清纯轻飏,易达上焦肺部的病灶。如此,四蕊加四水,和上蜂蜜、白糖,再以善能清解下焦邪热和瘀毒的黄柏煎汤服下,来个上补下泻,其清肺散郁,止咳平喘,不说立竿见影,也是十好八九。况且,这般琐碎巧合玄妙神秘令工于心计的薛宝钗口还没服,心先服了八分。现代医学证实哮喘病的发作与心情大有关系,原来这冷香丸乃专为薛小姐量身定做,有着神不知鬼不觉的心理疗法在里面。 冷香丸的药用疗效切切实实,其文化内涵也很丰富,尤其是那不多不少的一连串的“十二”,大有来历。 在我国,有几个数字异常要紧,十二便是其一。一年有十二个月,一天有十二个时辰,天文有十二星次,十二分野,人有十二属相、十二经络……以十二为基数,二十四节气是十二的两倍,三十六计是三倍,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是六倍,梁山泊一百单八将则是九倍。 《红楼梦》里“十二”的作用也很明显:金陵十二钗不必说了,大观园中有十二处馆苑,有十二个大丫鬟、十二个小优伶,饮仙醪曲演《红楼梦》为十二曲,蘅芜苑夜拟菊花诗为十二首,周瑞家的送宫花是十二枝,连女娲炼石也高十二丈,而《红》全书一百二十回,恰是十二回的十倍,最叫绝的是冷香丸的配料数来数去刚好十二样!“小李飞刀,例不虚发”,《红楼》道具,例不虚设。冷香丸亮相在第七回,第八回便有了宝玉闻香识美人,便有了第十九回里“暖香”配“冷香”的嘲谑和“耗子偷香芋”的笑话。 冷香丸不仅服务于情节,还符合着宝钗的性格。第三十回,多情公子贾宝玉对母亲房中的丫头金钏表示好感,金钏随口应了几句,被王夫人一巴掌打得投井自杀。这个结果,连一向宽厚待人的王夫人也感到不好受。 为了劝解,宝钗竟说金钏多半并不是投井,而是失足掉进去的。如果金钏果然投井,也不过是糊涂人,不值得可惜……读了这些,使人感到此人确实该吃冷香丸———香则香矣,但冷漠得可怕!
核心内容: 君臣佐使 老年人
上一篇:说说中草药的采集 下一篇:什么是虚证
龙都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