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疗的中医学原理

发布时间:2012-01-17 18:04:32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仅仅依靠上述一般饮食文化大背景,还不能形成中国特有的食疗文化,食疗文化的治病原理更有赖于中医文化的理论和实践。在所谓的“有意无意之间”,其实有着“食疗家”———即“医学家”们的有意识引领。这种引导作用,是由于中医学理论广阔而深厚的内涵。 上古时代传说“神农尝百草”,实际上是将有毒的“药”与无毒的“食”作了最初的区分。但在其后,有毒与无毒两者之间的概念界限就逐渐模糊起来,特别是以此作为是“药”还是“食”的判别标准,看来大成问题。 假定伊尹时代区别了食物的五味并从而“调和鼎鼐”烹调出美味,至《周礼》时代则五味理论已初步适用于毒药和五谷五菜,也即“药”和“食”皆可用五味理论统制。从而疾医等以“五毒攻之”;同时用“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”,这时候食物已参与到疾病的辅助治疗(保养)中来,食疗有了初步的实践。 2000多年前的《内经》则大进了一步。主要是因为其将人类疾病归结为阴阳有偏、五行亢害、六淫七情外干内扰,其病机概在于此。治疗的原则是去除原因,调燮阴阳,承制五行。治疗的方法除针灸等外,便是用药。药物分阴分阳,有温凉寒热、酸苦甘辛咸四气五味不同性质及升降浮沉的动力学变化,以及酸入肝、辛入肺等五味偏走倾向,正可以利用来对付机体相应的缺失或过盈、平衡失调征象。逆正从反之治,于是得心应手。
《神农本草经》将365种药物分为上中下三品,适应了《内经》的治疗理论,365种药物中已将不少米谷果菜食品包括在内。药物与食物的界限消除了,两者融为一体。“药食同源”,其实是理论同源,至此乃找到了真正的根据。换言之,这时候“食物”也成了“药物”。 不过,正如第一章中说到过的,“食疗”真正成为一门学问,从一般的药食共治中分隶出来,仍要到孙思邈的“食治”和孟诜的《食疗本草》之后。惟其“食疗”的治疗作用机制,其基础理论则是早在《内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就已经奠定了的。在后世无数医家、食疗家的实践过程中,乃有不断的丰富和发展。 食疗作用机制的基本原理可归纳为如下几条:1.以阴阳五行为指导病分阴证、阳证,治疗的药物、食物也要辨认其阴阳属性,才能作针对性的调节。故以药食之味而言,“辛甘发散为阳,酸苦涌泄为阴;咸味涌泄为阴,淡味渗泄为阳。”而以药食之性而言,则偏热偏温为阳,偏寒偏凉为阴;按药食的动力功用趋势而言,升浮之品属阳,沉降之物属阴。具体来说,寒性病证,可用温热性质药食,如葱白、生姜、饴糖、羊肉、狗肉之类;热性病证,可用寒凉药食调摄,如薏苡仁、莲心、菊花、赤小豆、龟肉、鳖肉等。这些药食的治疗作用,现代研究证明,具有调节机体内环境恒定、调整新陈代谢及免疫系统功能的效力。如血肉乳蛋等食品可增强免疫系统功能,凉性的新鲜蔬菜(枸杞头、马兰头、荠菜等)有抑制免疫功能亢进之效,辛散或苦寒食物对体温有调节作用,淡渗利尿之品可降低晶体渗透压,一些益气、泻下之品能降酸,温补肾阳的羊肉、狗肉、鹿肉等可使低下的DNA合成率增加,滋补肾阳的龟肉、鳖肉等则使亢进的DNA合成率降低。 五行理论在食疗学中体现为“五味”、“五入”和“五禁”学说。《内经》中早已述及,“五味所入,酸入肝,辛入肺,苦入心,咸入肾,甘入脾,是谓五入”、“肝病禁辛,心病禁咸,脾病禁酸,肾病禁甘,肺病禁苦”。这是依据五脏各有所喜所恶,以及五行生克的理论衍化出来的,食疗中的许多“食忌”之品,即与“五禁”有关;而针对某一脏腑病证用某药食治疗,则是依据“五入”理论为指导的。
上一篇:《饮膳正要》的划时代意义 下一篇:什么是正常体质
龙都国际娱乐